UFO事件 更深层次的思考【图文】

2019-09-18 12:38:19 来源:www.csj1080.com 作者:zl001

世界奇闻网导读:小编整理了关于“UFO事件 更深层次的思考【图文】”的内容,带你详细了解!

1953年1月上旬,我们联系上即将加入专家小组的科学家,他们同意慎重评判不明飞行物现象。我们把有关不明飞行物的详细资料提供给他们。我们不仅为他们提供了最好的报告,而且给他们放映了两段视频——特里蒙顿和蒙大拿的视频。研究人员认为,这两段视频是有关UFO的直接证据。

按照军事条例规定,专家小组成员的名字,跟许多与UFO故事相关的人名一样,是不能透露的。专家小组总共6人,配置非常豪华:其中两位是有名的应用物理学家,可以把最高深的理论转变为实际应用;一位研发出雷达,把我们从“二战”的泥淖中拉出来;一位是宇航员,在科学界也颇受敬重;剩下两位是氢弹之父之一和最高军事指挥官的首席文职顾问。这个专家小组人才济济,其中一人因其极高的理论物理学和数学造诣而闻名,一人在“二战”中开创了运筹学研究,还有一人是火箭专家,因为他在移动空间旅行(从巴克罗杰斯王国到现实)领域的贡献,而受到美国火箭协会和国际宇航联合会的敬重。

这是一个令人印象深刻的顶尖科学家组合。

在会议前两天,我回顾了我们给科学家的研究报告。自1947年6月起至今,美国航空航天技术情报中心(ATIC)已经分析了1593份UFO 报告。实际上,我们大约收到了4400份报告,但是大部分或者没有分析价值,或者无法进行定性定量分析。从我们的研究来看,ATIC收到的报告只是美国人目击UFO次数的1/10。因此在这段时期,人们看到UFO的次数超过44000次。

此外,其他占4.21%,即探照灯照到的云、鸟、飞起来的纸,物体倒置,折射等;恶作剧占1.66%;证据不充分的占22.72%;未知的占26.94%。报告显示,在目击者中,飞行员和机组人员占总数的17.1%,科学家和工程师占5.7%,机场控制塔人员占1.0%,雷达扫描到的占12.5%,剩余的63.7%大体上是军事和平民目击者。

我们感兴趣的是占总数26.94%的429起“未知的”报告。我们仔细研究了报告中UFO的颜色、形状、飞行方向、目击时间以及其他细节,没有发现重要的模式或趋势。但我们发现,最常报告的UFO形状是椭圆形,颜色是白色或“金属的”。

在“未知的”案例中,70%是在空中观察到的,12%是在地面上看到的,10%是被地面或机载雷达捕捉到的,还有8%是肉眼和雷达共同看到的。

在1593份报告中,女性目击者是男性的2倍;但是在“未知的”报告里,男性目击者是女性的10倍。

有两个问题无法解答:UFO出现的频率和地理位置。自1947年7月第一次出现UFO浪潮之后,UFO出现的频率在每年的7月都会有个明显的高峰,而第二个高峰肯定出现在圣诞节前。在分析这些高峰出现的原因时,研究人员提出了许多观点,比如涨潮、原子弹实验、月亮和行星的位置、美国上空的云雾,等等,但至今仍未找到其中的必然联系。

报告中UFO经常出现的位置,是“技术上有趣”的地方,例如有原子能装置的地方、港湾以及重要的制造业区。研究显示,一些至关重要的军事区域,如战略空军司令部、防空指挥基地、原子弹储存区和大型军事仓库,出现UFO的次数比预期少。大型人口中心因为缺乏“技术上有趣”的设施,UFO报告也较少。

根据正态分布规律,如果UFO不是智能控制的交通工具,那么其分布应该类似于美国的人口分布,但是它不是。

在所有的“未知的”报告中,没有发现谁准确地测量了UFO的大小、速度和高度,只是有些报告中提到UFO的飞行速度非常快。

雷达和肉眼共同看到的报告,是我们认为最好的类型,报告的最高时速只有1100千米至1300千米。

我们没有捡到过任何UFO的部件,比如完整的飞碟、碎片或零件等一看就知道不属于地球的东西。我们联系了一个材料检测实验室,他们分析了我们送检的材料碎片。这些材料碎片包括焦油覆盖的大理石、铝质扫帚把、牛粪、矿渣和气球碎片等,但它们只给实验室人员提供了嘲笑飞碟项目的机会。

跟外星人接触的报告也是如此。自1952年起,有十几个人声称曾经和飞碟上的人员交谈或者是一起飞行。他们提交了书面报告、材料碎片、照片等当作证据。我们调查了一部分报告,发现这些故事一点都不真实。

我们有100多张关于飞碟的影像,包括静止的和动态的。很多照片是假的,而且有些造假的手段非常专业,需要专家仔细分析才能发现。还有些照片只是底片上的负光耀斑造成的,或者是偶尔得到的幻日或海市蜃楼这种出色的照片。

但是动态影像不同。首先,要拍一个假影片,需要专家用专门的设备。在我们分析的1593份报告中,有4个视频属于“未知的”范畴。其中两个分别拍摄于1950年4月和5月,是在白沙试验场拍到的,第三个是蒙大拿的视频,第四个是特里蒙顿的视频。后面这两个视频经历了数千小时的分析。既然我们计划在周五把更翔实的报告交给专家小组,就需要略过这些细节去谈第二点——理论。

在整个UFO历史上,人们周期性地用一些广泛传播的理论来解释UFO,受到关注最多的理论是哈佛大学的唐纳德·门泽尔博士提出的。他在《时光》、《回顾》和后来的《飞碟》里声称,所有的UFO报道都可以用光现象来解释。我们仔细研究了该理论,因为它确实有优点。总体来看,我们对这一理论的评价是:“确实有些想法,但并非灵丹妙药。”

还有其他理论。有人认为所有的UFO都是高空气球,但是我们知道高空气球的飞行路线是确定的,而且高空气球很少被报告成UFO。倒是高空气球的兄弟——气象气球——引起了更多的麻烦。

我的简报中涉及的下一主题是讨论UFO时经常提到的问题:UFO报告确实是在1947年才出现的吗?我们花了大量时间试图解决这个问题。我们在国会图书馆找到旧报纸、期刊和书籍,里面记载了人们在天空中看到的许多奇怪的东西,可以追溯到遥远的《圣经》时代。

第一批有记载的UFO系列报告出现在1896年。目击始于1896年11月22日晚。在旧金山的海湾地区,数百人下班回家时,看到一个“庞大的黑色雪茄形物体,有短粗的翅膀”,穿过奥克兰向西北方向飞去。

这个神秘的飞行物体消失在金门大桥北端后的数小时里,加利福尼亚州北部城镇的人们看到了它。圣罗莎、萨克拉门托、奇科和雷德崖的居民,大概有几千人,都看到了它。

我很想知道这些偏远地方的人是在收到旧金山地区的消息之前还是之后看到不明飞行物的,但试图追查56年前的UFO报告的细节几乎是没有希望的。一次我去汉密尔顿空军基地,便给旧金山《纪事报》办公室打了电话,让他们帮我联系了一位1896年在旧金山报社工作的老人。我和老人聊了好长时间。他当年是报馆里送稿付印的,还记得那次事件,但对细节就没那么清楚了。他告诉我,报纸的主编及新闻报道人员确实看到了那条被他称为UFO的“船”。他对我说,报社里的人没敢把看到的一切告诉其他人,担心别人会认为他们“疯了”。

同年11月30日,那艘神秘的飞船又回到旧金山地区,那些一直持怀疑态度的人此时终于相信了。

此后的4个月里,当飞船“向东”移动时,报道就来自西部村庄、城市和农场。1897年4月,爱荷华州、内布拉斯加州、密苏里州、威斯康星州、明尼苏达州和伊利诺伊州的人们都看到了它。4月10日,它飞过了芝加哥。UFO报告纷纷涌进报社,直到4月20日。然后,它突然消失了。

一项研究很有意思。它研究了数百份报纸对此次UFO事件的报道, 结论震撼了19世纪90年代的人们,同样的争议今天仍然存在。那些没有见到“雪茄状短粗机翼飞船”的人会用“呸”或者19世纪的其他类似字眼来表达;而看到过它的人几乎准备大动干戈来捍卫自己的诚实。一些天文学家大声疾呼,认为这个UFO是“金星”、“木星”或“猎户星”,但其他一些天文学家说“我们看到了”。托马斯·爱迪生,当时的科学领袖,否认看到这个神秘的飞船。“我更喜欢把时间投入有商业价值的物体上,”他对纽约《先驱报》的记者说,“飞船最多只是玩具。”

但是我想说,托马斯在这个预测上错了。

在完成简报和开始一般性的问答会议之前,我有更重要的一点要讲。在过去的一年半时间里,有几个天文学家已经来访过“蓝皮书”计划,他们毫不犹豫地给出了自己的意见,但不愿多谈他们的同事在想什么。我们觉得天文学家的意见和评论会有价值,所以在1952年年末发起了投票。据了解,有些天文学家对UFO问题没有偏见,并熟悉美国所有的杰出天文学家。我们拜托他们去跟他们的朋友谈论UFO,希望通过这种方式得到完全坦率的意见。

在最终完成的报告里,详细记录了45位公认的权威的意见。他们的观点是不同的,甚至有天文学家认为UFO项目就是愚蠢地浪费钱去调查一件更愚蠢的事情。李博士,曾经花大量宝贵时间调查UFO报告,因为他相信他能做点实在的事情。在这45位天文学家里,36%对UFO报道不感兴趣,41%对这个事情感兴趣并主动提出如果需要的话可以提供帮助,还有23%认为UFO是个大多数人没有意识到的严重的问题。

即使在友好的讨论中,也没有一个天文学家承认UFO可能是行星际交通工具。对此感兴趣的天文学家顶多说:“我们不知道它们是什么,但肯定是真实存在的。”

在过去的几年里,我经常听到有人说“如果UFO是真正的固体物体,天文学家会看到它们”。我们的研究揭示了这一点——天文学家已经看到了UFO。

在上面提到的45位天文学家中,有5位(占11%)看到了无法解释的东西。虽然就细节而言,他们的报告跟档案室里数以百计的报告差不多,但是因为观察者的水平,他们的报告就很好,因为他们知道天空中有什么。

我要强调的是,对一个特定人群来说,11%远高于平均数。为了验证这一点,我们随机挑选了90个人组成对照组。虽然对UFO 感兴趣的比例对照组较高(天文学家感兴趣的比例是41%,而对照组是86%),但有11%的天文学家看到过UFO, 而对照组只有1%看到过。这似乎表明,作为一个群体,天文学家看到飞碟的机会比一般民众多。

我做完简报时,时间已经很晚了,所以第一天的会议就结束了。但在第二天早上9时,该小组迅速开会,从他们提出的一些问题来看,他们一定整晚都在思考UFO。

其中一个问题关于对两台巨大的“陨石巡逻”摄像机拍摄的照片的分析。这两台摄像机位于北美洲某处。它们曾经拍到过UFO吗?这些摄像机几乎在每一个晴朗的夜晚都在工作,能拍摄到非常昏暗的光线,一旦光线被拍下来,它的速度和高度就会很精确。如果有任何物体在我们的大气层中飞行时发出光线,摄像机就有可能拍到它们。但是,它们什么都没有拍到。

这似乎是一条重要的证据,可以用来否定UFO的存在。慎重起见,我们对这两台摄像机做了检查。结果显示,如果UFO的飞行高度在160千米左右,那么它被摄像机捕捉到的概率比较高;但是,如果飞行物低于这个高度,那么它被捕捉到的概率就很低。

这也就解释了这个事实:当“好问的”天文学家正在“陨星巡逻”摄像机旁跟另一位天文学家聊天时,后者恰好在摄像机里看到了一个UFO。

很多人问,天文学家为什么没有在他们的大型望远镜中看到什么东西。这是因为大型望远镜的视野都在光年之外的地方,而且普遍狭窄,即使UFO确实出现在大气层中,它们也是看不到的。

小组的另外一个问题是关于1938年10月奥森·威尔斯播演广播剧《宇宙大战》时引起的恐慌的。他们问我们,是否已经研究过《宇宙大战》和现在的UFO报道之间的相似性。

是的,我们研究过了。

我们的心理学家研究这件事后提出:想要全面研究并得出肯定答案,需要的努力会让整个UFO计划相形见绌。但他也给了几个建议。有许多案例记载,在一系列无害的环境中,广播使人们完全失去了良好的判断而恐慌起来。这跟有些UFO报道是相似的。

但是在一些报道中,人们看到了UFO但是明显没有惊慌。那些飞行员关闭了所有的驾驶舱灯,仍然看到了神秘灯光,认为那可能是某个不明物体反射过来的光。飞行员将飞机转弯,看看是否能够摆脱UFO。有的飞行员将飞机拉升到数千米后又俯冲下去,看看UFO是否会改变和飞机的相对位置。也有目击者千方百计地联系天文学家和物理学家,希望能够找到解释。

所有这些人都思维清晰,他们都经历了一个“质疑自己看到的物体是什么,然后试图回答自己的问题”的过程。这些人并没有惊慌失措。

当科学家在我的简报中挖掘事实的细节时,这次提问和回答进行了一整天的时间。

体育彩票365